请大力评论。

沈云舒,唤我云舒即可。
语c刘邦缺个韩信,来个韩信和我玩嘛....
俺可以不要小手手小心心。俺想要评论论。/憋屈/

© 请大力评论。

Powered by LOFTER

下午去学校...要开学了。
难受。

【邦信相思十诫诗】《直男恋爱故事》

第七最好不相误,如此便可不相负。

和 @楠羌 一起合作。真开心啊呜呜呜。

婴儿车开的我恨不得去look gay片,求求老福特别凉了。

我们评论相见。

真的。太好看了。你们快吃我安利。快!

魂小淡:

 @我想看小常常更新。 觉得之前写的好丑,重写了个,也不是毛笔,是板写哈哈。

想把毛笔字中提按的概念结合到板写中,尝试了几次发现这种效果还不错,算是对板写字形的一种摸索。

沈云舒

——魂小淡字

安利

不行我一定要安利这个太太。他写字真的超好看。 @魂小淡 请你们去看看他吧!他人超好呜呜呜。我夸爆他。

都是旧图了....让我再水一水吧/沙雕图





一场噼里啪啦热吻下,刘邦深情侃侃:“你是不是吃大蒜了呀?”

韩信:“重申,我既不吃大蒜,也没有口臭。”

深夜一发/有没有觉得我这次写得通俗又易懂!?【buni】真的是糖!

就,假设刘邦做皇帝的位儿还没坐热乎就被韩信一锅端了。

刘邦重生。

【xxx】代表是机械女声。

‘xxx’代表刘邦心声,也有个别没用标点符号,你们随心感受hhhh

真的是要往糖那边写xxx

00

“我说过,必将百倍奉还。”

这是刘邦吐完一口黑血,韩信慵声声道出的一句。

他举起长枪,空中有些腥潮,赤发是衬得人面色有那么股借得梅花一缕魂的气引,肤貌就是有那么股偷来梨蕊三分的白净。

这文仪式夸赞能在这烂泥灰云天下,粗砺刀伤摧筋裂骨下,也就刘邦一人能装得出了。

“不愧是韩将军。”刘邦顶着一头冷汗,任它淅淅沥沥,铁甲匿于这银月下,刘邦方垂睫直臂撑地支身,噙笑朗声出言:“快呀,这长枪举空中半天了,手酸了,就放下吧。”

韩信还是方才那动作,他背光,刘邦也没闲心看清他面容,便自顾自道:“我愧于你,你是牵肠挂肚想复仇,我懂那滋味,你现在又在犹豫什么呢?我呀,死你手上,瞑目还无憾。”

韩信母蚊子似的一语,没容得刘邦听个清明个白,银光乍现,锋刃啖尽血肉,赤红沾衣,刘邦两眼一晃,倒了。

待他再醒来,是间小庙堂,虽是破旧,却被打扫的干干净净,刘邦越发觉得眼熟,勉力起身,走出这小庙。

这地哪儿。怎这么像我老家呢。哎我胸前不是给那狗韩信刺了个大窟窿?我居然还活着。管他哪个世外高人救了我,这恩我刘邦是有心无力去报咯。

刘邦仰首瞅了眼时子,正是响午,肚里头蛔虫嚷嚷,刘邦便拈来根草叼嘴里,不知是哪家的秀气姑娘,见了刘邦唇角噙笑,颔首与他打个招呼:“刘季,前头招军热闹着呢!还不快去瞅两眼,到时候混出个大将军来!”

这人好生眼熟,这话也耳熟!

刘邦一时是没摩挲个明白,就迈着莲花步飘飘悠悠走去。他走着走着,大脑门前蹦出个灰边方框,上头是正正方方的秀丽小篆体,不知从何飘来的女音旋响这刘邦耳边:‘您已成功绑定账号:刘季。游戏开始。’

‘靠这什么鸡*儿玩意。’

【我是您后台助手,您有任何不解便可来咨询我。】

‘哇还会读心!什么妖魔鬼怪!’

刘邦险先大喊大叫,但他那打从娘胎肚里出来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冷静沉着面对一切事,确认了周围人都看不见他头顶那玄乎方框后,那声惊呼被刘邦巧妙压回肚里变成响嗝儿。

‘先不多说其他的,你刚刚说游戏开始是什么意思?游戏胜利要求是什么?’

刘邦这辈子没学会什么,吃喝玩乐还是样样精通的,对于这莫名其妙的游戏,他现在是一无所有,就试着玩玩呗。

【您需要完成任务,提升个人修为,攻略一人,您刚刚已经绑定账号,游戏已开始五分钟,游戏胜利要求为:活下去。一旦死亡,将受挫骨扬灰之苦。】

刘邦一舒眉,笑了。

好嘛,我刘邦死一次不够,要死两次。

‘那行我懂了,说吧我现在要去干啥。’

【您现在年龄为二十,前方三十米招军,前去报名。】

得,刘邦上辈子前半生都在铜皮铁骨地逆流而行,舞刀弄枪,,这辈子还怕他个当兵?

到地后,刘邦咳了一声,随即嬉皮笑脸小碎步,推推挤挤冲到第一个,抬臂叠掌作个揖,朗然一笑:“嘿嘿,军爷午好!咱姓刘名季,想当个兵孝!敬!母!国!”他一溜气说完,抬眼打量起军爷脸色

什么稀混二五眼军爷,这不是狗*的韩信大将军吗!

韩信半天没吱一声,脸色铁青,刘邦就立那,看着韩信脸色铁青。

“刘季是吗,去那边签上名领军钱,傍晚来此报到。”韩信缓然启唇,润物无声道。

刘邦捋了捋一手臂鸡皮大疙瘩,应了声便低头遁了。

“发什么呆呢。”张良一手执扇,悠闲得一股子仙风道骨味儿。

“我看见刘邦了。但准确是长得像,还同名。”韩信喃喃道。

张良轻描淡写一眼刘邦背影,嗤笑道“你怕是想他了,虽同名,但二人之间面相相差十年足矣,你从这个小毛蛋子喊刘邦?醒醒,韩大将军,你忘了他早在一年前死你枪下了吗。”

韩信闻言就是矜持的不置一词,摇晃摇晃大马尾,无意间甩张良一嘴巴子。

韩信道:“待会你去试探试探他。我有军事在身,事后自有大赏,总之好兄弟,帮哥一次。”

张良移扇掩住半边发疼的脸:“......成。”


01

‘我的个太上老君(我的天)!您让我去当兵怎么没告诉我选兵的是韩信??’

【你又没问,我说话还废口水沫子。】

行,现在你是祖宗你掌权。

【且韩信是你的攻略对象。】

‘你刚刚不是还用尊词称呼我‘您’吗??你变口这么快?这攻略对象是他,你不如叫我去死。’

【接受指令,即将结束游戏...十...九......】

‘得得得我开玩笑的!停!停!’

刘邦呼了团热气软乎软乎手,也不知道是这天说冷就冷,还是刚刚被韩信那出吓得。刘邦也没啥衣物收拾,掂量着军钱上街去,天大地大,吃饭最大!

刘邦上街时所见是繁华过眼,一想这曾是他的江山,他也没对韩信半点怨言,大概是人重生后的随气,大概也就他那点对韩信的几分真心能上秤,要以前,韩信说喜欢,连人带心的给,买一送一的好买卖!

只是韩信那一枪刺下来后,刘邦是拿捏不清韩信到底喜欢还是讨厌。都说当局者迷嘛。

刘邦走到家食店,里头老板娘瘦的三根筋顶着一个脑袋,两木裂上下唇吐这黄水沫子:“客官来买点心吗?咱这有刚做的,热乎着呢。”

这一说点心刘邦恍然想起上辈子捡来韩信的时候,这家伙对别的不喜,就只吃点芝麻酥,韩信对这芝麻酥谈不上是喜欢,就是常吃罢了。

原因现在想想还有些荒唐。

“你喜欢吃这芝麻酥?”刘邦张手拿来几个,一口一个吞肚里。

“不喜欢。”韩信将那甜食又往刘邦那推了推。

“你不喜欢那我又见你常吃,为何?咳咳!”刘邦说话间不慎囫囵吞下一个,噎得他直咳。

“君主带我上战场的第一次,给我发的便是这芝麻酥,军师说您喜欢吃这东西。”

“所以你也就喜欢了?”

“嗯。”

刘邦闻声咳得更厉害了,最后吓得韩信传太医。

刘邦思绪是越飘越远,最后被那黄脸婆子唤了回来:“客官?客官!”

“啊....阿!对,给我来一份芝麻酥,嘿嘿。”刘邦摸了摸肚子,连忙回应人。

待刘邦出了店门,‘嘭’的一声,刘邦捂了捂头顶发热的包,视恶如仇的看去前方。

张良,那个上辈子不知道坑了他刘邦多上回的男人。

“刘季。对不对?我记得你。”张良白衣飘飘,衣摆如云,还是那股子仙气,刘邦就纳闷了,怎么他一死张良就跟活脱脱得道成仙般,看来是弃官后那几日过得滋润啊?

“我呢,来帮韩将军买晚饭。”张良道。

刘邦只呵呵一声,他太了解张良这人,是不会去记那些猫猫狗狗的名儿,也不可能心甘情愿去帮韩信买什么晚饭,他张子房不是为了阴人就是要拜托什么事儿。

笑嘻嘻笑嘻嘻,不是什么好东西!

“那我先回家收拾,恕不奉陪了哈哈哈!”刘邦走得目不斜视,似乘风踏柳。

“急什么呀?这不天色还早嘛?”张良这双眸一时间竟显出几分黑白分明的清澈来,目色微沉“说吧,你是哪国派来的神仙,面容模仿个死人,还是说你是刘邦的孩儿呀?”

军师醒醒!说是神仙,封建!说是后裔,愚钝!你有见过三十岁就有个二十岁大的硬汉儿子吗!!?

【您还未到二级,不得承认前世身份,宁可承认自己是别国外敌,也不能暴露身份。】

“我不是什么刘邦的后裔....”

“那就是外敌?”

“......。”

“来人,拷上。”

纵然天降俩大汗,刘邦脖子上架个木板,被张良跟个牵狗般扯回韩信那。

“韩将军!我给你买了芝麻酥!”张良提高了刘邦买的芝麻酥在空中晃晃。

“谢了,军师我拜托的你的事......”韩信从抬首一望。

刘邦泪豆子连着鼻涕水糊了一脸,怪是委屈道:“我...我还没吃饭。”




03



“从实招来,我自然不会亏待于你。”

刘邦贴着木门那,顺着蚊子腿细的缝儿,眼神自上而下扫量两眼韩信,韩信正坐一木椅上借着一盏油灯的萤火点点的光亮,指腹摸上案面的铜板儿,铁铠早已卸去,只留一件单薄衣裳,后仰身子伸了个懒腰便能看见胸前一片好风光,态度一副烂泥臭官样。

“你这说的有谁给我作证?不信不信。”

刘邦上衣早脏得不成样子,只有条破旧粗布裤,给这几天的汗水污水互接触缩水了,绷得他两腿子难受,狼狈至极。

刘邦是打趣的口气,每动一步,伴着四处回音铁链相碰的响,他冲外头韩信一弯眸,唇角连着左脸几处还有昨日刚结的几块血痂,看似划得不浅,只需稍稍一歪,刘邦十几天没洗的皮囊下的糙血儿,就会争先不恐后的,往那几处一连挤出来。

刘邦可不想毁容太严重了,他不想逃出去顶着这么张脸

【升级任务:上了他!】

‘小祖宗你闭嘴吧,我脑阔儿疼。’

“有个交易,这就得看韩爷的了。韩爷一声好,咱们交易成功我就一五一十绝不二三二四,全告诉你谁派我来的。”

韩信没吱一声,这就说明交易有戏,刘邦继续道:“都知道韩爷是个狠角儿......哎韩爷你看,打打杀杀这么多年定是累了吧?我这就有个硬挺胸脯,你敬请入怀!”

刘邦言语故意说得模模糊糊,韩信也不是什么纯洁好货,十几个字眼子凑成一句话:“我想上你。”

韩信话里字里行是耿耿直直,明明白白的嫌弃:“你行吗。”

刘邦脚镣铁链拖拉得叮当响,昂着个脑瓜子不紧不慢道。

“我刘邦,器大活好,保你做回头客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嗝儿。这车我之前发过,打算从新修一下。明天发吧。晚安。

白狄/修改后/其实我也没修啥。

hhh头一次写白狄文什么的。人物ooc全是我的。【抽抽搭搭】

咳,这里写的是李白同狄大人幼年相识,狄仁杰在他家父啊二叔啊三婶婶四舅舅什么亲戚下熏陶【?】下,一心为国。李白就一毛蛋小子,嗯。

然后二人就,啪!嘭!咚!噼里啪啦!完。

哦对了我是照梗写。【好了我废话完了!求您往下划!】

原梗:我与他很少接吻,一辈子也只有三次。

第一次的时候,我们都处于幼年,之后他就被他父亲强行带回家,闭门修炼了几个月。

第二次的时候,他已经成年了需要下凡历练,在临走前吻了我,一走就是一百年。

第三次的时候,是在大战之后,我到时他已经奄奄一息,那时是他最后一次吻我,这一次他再也没有回来。

原梗by @泪痕.镜曦 【注:原梗的时间我缩短了。】

哦至于重发的原因,除了是修改后,还有个致命原因,我不小心删了原文。

正文:

我同他是故友之识。

老槐树下,凉亭。

这眼下正是冒嫩芽的时子,他一人在凉亭那享一刻闲时,品一香书旗。

莫不是我俩有所故识,那时真错意是哪来的书童子跑这破山林头。我知道他喜静,不善予淡言,更多该是不愿同我们这群山野户子的孩童回言。
我打小便听邻家的李嫂、上户的老叔、七里的五姨常提及他。说是什么小公子,什么小天才,我那时也就一偷鸡翻院玩泥巴的小泼娃,听那些老辈们谈论他,夸的他能上天入地。花里花俏,乱七八糟。也是打心眼子想和这么一个家伙耍。
一日,我见他坐在长木凳上,练了根长木枝,尖头捆上圈麻绳儿,也没放食饵在绳一头,自是沉在水底半天没鱼来。

我见了,便急忙忙窜上集市,拾了俩长杆子。又慌张上二邻家偷了两段麻绳儿。再后来翻墙进了自家对门的一户子后院,摔个驴打滚,摸着细线铁丝交的透气窗子,目睹一场鸳鸯谈话,眼睛疼。却学了点如何逗乐女孩子,剪俩截铁丝捎回家。

我拿那几样破玩意,捆剪绑折,造好二鱼竿。

隔天,他依旧拿着那根破树枝钓鱼,抱着鱼竿,哼哧哼哧跑跳着,蹲在他身旁。

“嗳!”我依葫芦画瓢那户男方的言语“我心意之人,可愿陪我一同?”

我狗屁不通,自是不知此话言意,只觉自己文仪不少,就似书门出身,句句皆是逼格蹭蹭。

我看他脸忽红忽白,正欲要上前试探他体温,是病还是给我帅傻了。

不料他山的太上老君,我歪了身子,不偏不差,狠的撞了他那铁额头,嘴打着嘣一别头又啄了口什么。

他好好的在岸上,我摔水里头,灌了一腔水,打了倆饱嗝。
我想可能还吞了几条鱼崽。

“你是不是吃大蒜了。”他捂住嘴,脸色发青。

“啊....你怎么知道?!”我拍了拍满肚子河水,笑嘻嘻道“不愧是城里来的!啥都知道!”

“......。”我能看见他眉毛抽了抽。

事后,我被自家老母亲揪着半边耳廊提着,一晃一抽回家挨了几脸瓜子。

不过还好,我那天脸抹了油,厚了层,打起来觉得也没什么。

后来我再找他,那槐树下却无他人影。村里人同我说是被家父领回去闭关了,问多久,却无人知晓。

我便日日蹲坐在那凉亭下,无事便耍耍剑,放放诗调子。整整捣捣,还获了未来诗人的称号。

一晃几个月,他闭关出来了,却身上套了层铁甲,眉宇间透着丝丝俊气,那眼神,可比咱这土家娃子明晃多了。

我上前去问。

“......不当你的书公子了?”

他同我对视一眼,又抿着唇眼光乱瞥,憋了半天后,垂首不语。

即是他不回言,我也无心去多问,便同他往日一般,唯独变了,是我投怀学书,他一心习武。虽说偶尔还会一同他提剑横刀,比上两手。

却这十年一晃,我心中那结终是难解。

直到那么几日他总摆脸色给人敲,我自是耐不明他心思,凑前抬眸面人蹙眉道:“哎你......怎么喜上武学.......”

话未毕,他抬手圈过我挤在怀里,便是很久,很久。我可是憋的个脸铁青,他才卸了气撒了手。

入夜后,他邀他我上凉亭饮酒,拎着个酒坛子,他还是他,不喜醺酒。怪他今日受了激罢,斟满一杯,仰首澄清沿喉滴落,我一征,还是给自己斟上一杯。

听他自言,道这人世苦楚,想战一方疆土护国卫家,却因时辰不对,错了征军。

国。他学书是为了国,习武是为了国。这颗心填的全是国。

我暗搓搓想,为何如此拼?

我呢,我在他心里可有一席之位?

这山林后头是那灯火阑珊的南城门,我同他举杯,他忽而张口,山夜昏黑,我难看清他脸,便竖着耳朵听。

“你凑过来下。”

“哎好。”

我应他意起身,微躯腰靠去。弹指之刻,南城门升的纸糊明灯笼,爬上这半山腰间,柔光打过叶缝,散开,落凉亭空地四片。

我看清了。他的脸通红,眼睫微颤。

他呼着粗气,抬指支着我下巴,发猛啃着我上唇,口中模糊着什么,终是我抬脚踹开他,落了个狗啃一身泥。自己明是被占便宜,却得了个落荒而逃。

后来才知,他要下山历练。说白了就是随他那什么名望亲戚学武二年。我便当他是习武之人,不懂儿女情欢。两个大男儿亲吻......也无需多意。

反正我又不能给他生个大胖儿子。他自也是。

但这说是二年。我赴剑道,行阳关,世之茫茫,不曾见君。

我的魂早随了那破落的国一起流亡,伪君子皮囊下是腐朽溃烂的臭肉,就连流出的血都是腥黑的,只有那颗心还是红的,里头住着个他。

我俩能否再见面,我是不知道,只是我成了叛军,看是和他见不着了。

那也无所谓,他那时是死是活我都不知道,关于他我什么都不知道,我又有什么理由去见他?人活着,随缘嘛。


直到我再遇他时,他早挫骨断肢,赤红染衣,这空气中是熏鼻的腥,捎着战后的烟尘。他可真是狼狈至极,狼狈至极的一生。

我趺一旁,他一眼便认清我,抬指似要去寻何物,却是欲拽着我衣角。
“别走。”
我又往他那挨了挨。
“恩。”

似不知痛触,他硬生要扯坏我衣袖,我见状便又靠近坐了坐。

“我累了。”他依旧不肯松手,贴着我,开言道。

“恩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我又何尝不是?

轮回人道,弑故杀叛,绽于沙场四歌,卑蝼蚁,试黄泉。我早腻了这俗世。

“你我竟是敌对。”他眯了眯眸看清我腰上那块刺眼国纹玉,顿了顿“罢了,你把头低低,靠近点。”

我顺人念垂首贴去,他便吻在我面颊那。

“我好想你。”他道。

“嗯。”我应。

“......想和你一起钓鱼。”

我扯下衣布,欲要给他包扎伤势。

“那便闭嘴,同我回军府。”

他摇摇头,难得笑一次。

“不用,活不了。我喜欢......”

我闻人声间军铃晃响,未听清人后半句,长旗刺土。

我军胜了。他那一心要护的国没了。

我询那后半句,他却垂睫不述,只道愿留在那深土中,让我念个故友之情,给他挖个垌埋上就好。

后来我再怎么唤他,他不再回应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我想,他死了,解脱了,也是件好事,我闲了空还能给他好好打理打理这块地。

他还有我呢。

可我这一世欺己骗故,换得浮生几载欢辉。

过事往年,至亲至友至君,可还有何人伴我余生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狄仁杰啊狄仁杰,你可真是狠心。”

“我李白可真是败给你这个无情的狗东西了。”


请看看官方声优曝光视频!里面有邦信粮啊呜呜呜呜!

我今个听信白党特别——特别狂说官方是支持信白的。我真是服了。

我邦信还更狂呢,看过王者声优曝光视频没?!里面就有邦信粮【虽然被承认是好基友什么的hhh但是想想邦信俩日常一起干c再并排走真爽hhh】

结果我这么一说群内半个邦信党不知道。【黑人问号】真的是邦信党???

私心打个tag推荐推荐王者声优视频,求求你们看看吧,邦信才是官方开始卖的gay佬cp粮之一。

我要吹爆他!!!这个太太写字超好看!!!你看!看!

小龙人:

 @我卖大力丸。 给太太题的字,太太给我画正太特别好!

因为是女生的名字所以就用秀丽笔写了~!

腿了个刘邦旧设。腿了个韩信旧设草图。鼠标画画是真的爽翻了。画的是列表一对小gaygay的恋爱故事,刚好他俩打农药邦信打的贼叼。刚好他俩邦信超虐狗。这么巧当然要画下来。

 @想吃麦当劳  @想吃肯德基 艾特这对小gaygay。

玩韩信那只我以前和他开黑的时候贼凶,动不动就凶人家【猛男落泪】,遇着刘邦后乖的像只狗子【喂】,直到我玩刘邦还同时拥有伯爵皮,这小逼仔居然主动诚邀我打排位吗,带我上了四颗星,直升星耀。

靠哦,绝对是因为刘邦这个角色帮的我吧。你们男人都是大猪蹄子。